偶然路过的咖啡馆,你本不该认识的敕使脸上已经有了胡渣,沙耶香也将成为他的新娘。

脱下校服穿上了西装,八年前彗星飞过,五年前你去的那个小镇,你说你不记得了。

“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,时常会有的事。”

“做过的梦总是回想不起,有一种忘记了什么丧失感。”

这八年你一直在寻找什么,你自己都不记得了。

彗星来的那一夜,三叶走在山顶草坪,像极了《秒5》里贵树和花苗走在鹿儿岛的上坡。在那个故事里的结尾,花苗默默注视着贵树远去的航班,从此天涯相忘,天各一方。

天桥上擦肩而过那一瞬间,让荧幕外的人在深夜对着电脑屏幕流泪。

还好诚哥这次把握住了没有翻车,街道上最后的相遇,“你的名字呢。”

“我不想再在时间的捉迷藏里跟你走散。”

“从你的前前前世我就开始寻找你。”

“重要的人,重要的事,是绝对不能忘记的。”

你喜欢过奥寺,在她出现之前。

奥寺喜欢你,喜欢她扮演的你。

她喜欢你,所以在她快乐的替你安排好与奥寺的约会后会莫名其妙的流泪。

你喜欢她,所以你不顾一切的去寻找。

口嚼酒,结绳,黄昏之时,系守。

只要记住你的名字

不管你在世界的哪个地方

我一定会,去见你。

 

参考文章:知乎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50442927